« 上一篇下一篇 »

《每日经济新闻》解构医生集团业务发展

有间科技旗下整形医生集团业务发展迅猛,成为国内为数不多整合医疗美容医生集中度较高的医生集团群体,2016年上半年已收到超过300万人民币的业务订单,这种新的业态模式,成立时间一年不到却能快速获得利润,和有间科技长期积累的医疗美容基础数据密不可分。以下是《每日经济新闻》解构医生集团业务发展的新闻报道。



和去年的这个时候相比,北京朝阳医院 心脏中心主任医师刘兴鹏变得忙碌了许多。


让他更为忙碌的原因,是由于去年5月,刘兴鹏作为创始人,成立了中国心内科领域首个“专科医生集团”——哈特瑞姆心律专科医生集团。


“每周有四天半的时间在朝阳医院,每两周会有一个半天在河北燕达医院,为燕达医院的老百姓 看病。”4月25日深夜,为患者做完手术的刘兴鹏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目前,像哈特瑞姆这样的体制内医生集团,已经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出头角。所谓体制内的医生集团,其核心是医生不离开体制,工作时间之外进行多点执业。


另一类就是体制外的医生集团,即由彻底脱离公立医院体系的医生组建而成。例如,在拿到国内首个“医生集团”工商营业执照一个月后,4月23日,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名医中心在罗湖挂牌成立。


据了解,目前国内已有近百个医生集团。这也是受益于去年初国家卫计委公布的《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注册程序简化等措施助力了医生集团的发展。


多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尽管医生集团的模式不同,但其发展都有助于缓解医疗资源配置上的矛盾。但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医生集团的发展还面临诸多人事制度、风险控制等多方面的问题。


●多点执业的2.0版本:医生“脚踩两只船”


对于体制内医生集团的优势,名医汇CEO王凯感触颇深并受益于此。他认为,目前医生集团内部的医生公信力来自于医生所在的三甲医院,拥有丰富的经验,民众对完全脱离体制内的医生或者是没有三甲医院的一些年轻医生缺少信心,难以有足够的信任。


而这一点也正是一些医生想要走出医院时发现的问题。点点医生创始人石冰表示,去年曾服务了一个专家,前期帮该专家做了大量的多点执业筛选、铺垫工作、说服工作,大概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所有的铺垫都准备好了,专家去进行多点执业,三周,每周去半天,发现没有病人,专家非常失落,迅速撤回到原来的第一执业点。


“医院和医生的关系就如同庙与和尚的关系。”妙手肛肠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兵也坦言,有谁知道普陀山的主持是谁?你只知道普陀山。有谁知道现在协和妇产科主任是谁?你就知道协和。


品牌这一痛点,也让业内人士找到为之努力的方向。4月22日,好大夫在线和县域卫生发展中心联合发起成立了中国品牌医生学院,包括了医疗执业安全培训课程等。但一些体制内医生集团在享有三甲医院所带来的品牌效应的同时,也会被认为颇具“脚踩两条船”的意味。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体制内医生集团大部分时间还在公立医院工作,目前还具有浓重的兼职色彩,带有过渡性的意味。


“我觉得体制内医生集团的兴起,是多点执业迟迟得不到突破的一种个体性上升到群体性的反弹,当突破牢笼以后,这种反弹就不会长期进行下去的。”庄一强说,最终还是要做体制外的医生集团。


但大家医联创始人孙宏涛认为,“脚踩两只船”就是未来中国医生的执业方式之一。从国外医生执业方式来看,例如,美国的医生是自由执业,一部分医生在医生集团工作,一部分医生是独立执业。有些医生愿意完全在某一个医疗集团服务。还有医生愿意在公立医院大学里当教授,还可以在私立医院诊所里开业,也是一种多点执业。


●医生集团的两模式:非“二选一”选择题


对于这两种不同模式的医生集团,刘兴鹏表示,体制外的自由度会更高一些,但是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


“我们这个专业目前没法走到体制外,体制外的一些医生集团更多的都是做一些日间手术,某种意义上类似于美容、牙科这类的手术,病人当天就能出院。而我们做的手术需要几十人的团队,配合ICU等设备,病人手术完还得住院一周左右。”刘兴鹏说,“一个成熟的医生,去民营 医院做一个大眼睛的曲张等日间手术都没问题,但是你如果让我去民营医院 做一个心脏类的手术,这是不可能的,国家并没有给民营医院此类执照。”刘兴鹏说,我国目前还没法提供这种做高精尖复杂手术的医生走出体制的土壤。


此外,在关于医生集团的定位上,业内也存有不同的看法。在王凯看来,医生集团的定位应该在高端医疗 。“在供给方面,目前医生愿意加入我们的医生集团,大多数是希望增加一个额外的收入。而需求方面,目前三甲医院很多的号贩子抬高挂号费用、就医价格,依然有人去购买。医生集团在现阶段的定位应该是在高端医疗,这会更有发展前景。”


在现实运作中,刘兴鹏表示,有些医生工作室,看的是常见小病,但选择服务高端人群,出一次门诊的价格就是2000块。


但他认为,考虑病人的经济承受能力和病种及医学专业的复杂程度,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集团都应该定位高端市场,“我们的定位是服务于老百姓,有些大病,对老百姓的承担能力来说,只能走国家医保 。”


孙宏涛也呼吁更多的医生集团到基层去,提供更多的增量医疗服务 。孙认为,这是医生集团存在的意义之一,也是医改 方向。“医改方向绝对不是把单病种,简单的手术做成几万块钱。我们要做的就是为更多的老百姓